關於這首歌

 

 

小龜:

這首是我們跟香港製作人阿vee合作的第二首歌
他特地飛來台北跟我們工作
錄音前一天
他問我們有沒有很爛的樂器 越爛越好
於是隔天我們帶了一堆玩具樂器到錄音室
同步分軌錄了工作帶
他突然說 要DUDU也唱主音
當時我們都覺得非常新鮮
後來每次我聽這首歌 聽到DUDU的聲音
就會突然起雞皮疙瘩
因為他的確是把我的心情一起唱出來了
拍攝MV的時候 我也的確忍不住哭了
導演說 你可以放心的想哭就哭也沒關係
我很想告訴他 其實每次唱這首歌 要努力的是忍住不要哭
最近突然要搬到另外一個城市 過另外一種生活
有點緊張 有點興奮
練團也開始在準備下一張專輯的歌了 最後一支MV也終於完成了
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會在不知不覺中
不可思議的擺到對的位置 對的時間點
也該是繼續大步向前的時候了

 

 

小白:

當阿vee在和小龜錄這首歌時,總覺得有一種神祕的氣氛,
好像他們在進行的是一種男生無法插嘴的小遊戲,
聽到第一版的混音時也著實驚了一下! 真是意想不到的結果!
綠油精大概是我在現場表演時"轉頭率"最高的一首吧!
所謂的轉頭就是在表演時覺得誰出錯了或是哪裡怪怪的時候,
就看一下團員是哪裡出問題, 當然這首通常是:「唉∼小龜又哭了」。
其實我很喜歡當初嘟嘟編的開頭的一段木吉他, 在我加入後,那一段便要由我來彈,
可是我覺得很難彈,畢竟不是自己編的,
所以後來決定刪掉的時候,內心感到很矛盾,
有點不捨卻又鬆了一口氣, 也算是這首歌的一個小故事吧!

 

 

DUDU:

錄音時 ,製作人阿Vee直接在錄音室大刀闊斧的改了我們的編曲
還加入爛爛的木吉它和小電子琴上的鼓機 單聽是好笑又廉價的聲音
卻讓整首歌變的豐富又有厚度!
還有很多其它臨時起意的想法讓大家都玩的很開心!
完成之後卻變成了催淚彈等級的歌曲
還被我自己自認不大悅耳的歌聲給感動到...
即使表演過很多遍 ,
並且對這首歌的由來瞭若指掌
但在唱的時候經常還是會有想哭的衝動
奇妙的是
我成長過程的故事和這首歌是那麼的不同
但某種程度上又是如此的相似
是一首很容易得到共鳴的歌!
這是我們十一支MV的最後一支!
我們竟然拍完了整張專輯的十一首歌!真的是很不容易!
覺得而這支MV也剛好很適合當做絲襪小姐首張專輯的完結篇
而所有參與其中的工作夥伴們 大家辛苦了! 因為我們要準備下一張了...

 

 

ZEN:

我的綠油精有三個版本
一開始編一個版本,專輯一個版本,現場我卻又打另一個版本
每一個版本所感受到的都完全不一樣 唯一一個共同點就是小龜都會哭
錄音是也哭,現場也哭,拍MV也哭 絲襪小姐是個sad core樂團真的是名副其實
拍攝MV時,我們又跑到嘟嘟家取景 載頂樓的水塔上,
我們拍了整團演奏的畫面 小小的一個空間,卻要塞一套鼓和四個團員
可是水塔邊緣就直接下降到七樓下的馬路了
恐怖到,連我坐著打股都感覺要重心不穩,隨時要跌下去
從來沒想過玩樂團居然要搏命演出

 
 
 

 

 

 
 

 

關於MV

 

 

導演/MV攝影 張皓然:

稍後補上。

 

 

MV攝影 大力:

11支,我們真的拍完11支了!!!
所有參與其中的夥伴真的都辛苦了!!!尤其是絲襪小姐!!!
在拍第一支之前我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會拍MV
畢竟隔行如隔山
結果一晃眼,竟然都拍完了...
這半年多跟大家一起上山下海,穿梭大街小巷
好幾次在前往拍攝地點的路上都燃起了前進的熱血
雖然很累但真的很爽
而這是我們很多人第一次的珍貴經驗
不管是身為攝影的我,或是身為演員的絲襪小姐
也許很多地方自己不盡滿意
但對於下一張專輯的拍攝計畫來說,卻是很好的暖身
何況,第一次永遠都是最甜美的嘛

綠油精是現場演唱時會全場空氣凝結的一首歌
不知看過多少人在聽這首歌時默默掉淚
因為那麼簡單直接的歌詞往往刺得最深
讓人來不及防禦
就從小龜清唱進來的第一個音開始

 

 

宣傳/側拍 文琪:

這支是絲襪最後一支拍攝的MV。
拍攝當天有好幾段的氛圍讓我很抽離
或許那時候就有些徵兆出現 但人總是盲目的 總是到最後一刻才會撥雲見日
每次聽小龜唱這首歌 我都會想 她應該每次都憋的很痛苦吧
或許有偷偷掐自己大腿肉不讓淚流下來 (所以好幾次我自私的代替讓淚落下)
如果是站在那時候的心境今天的文字或許就不會那麼感性
每一次的相遇都是為了往後的巧遇
這張專輯也算是暫告完結了
希望未來的你們或我們都能夠繼續在音樂這條路上
一起前進。